攝影是夢想的起點,咖啡是終點

專訪徠卡相機台灣區張義雄總經理

擁有百年歷史、來自德國的相機之王─徠卡,不單是相機,更樹立精品經典不敗地位。徠卡近幾年致力於開設代表品牌精神的專賣店,繼東京、香港、新加坡、北京之後,全台第一間的徠卡專賣店座落於 BELLAVITA 寶麗廣塲。首間Leica Store於1999年在日本銀座開幕,台北Leica Store則是亞洲的第7家,除了展售相機、配件、書籍和協助用戶輸出的服務,還不定期舉辦二手交流、攝影講座;每年舉辦3至4場攝影展。

台北Leica Store室內空間完美展示時尚設計思維、精品相機的工藝技術,並提供顧客尊榮的服務。近年來Leica Store藝廊化,規畫出大塊場域供使用者辦展覽,凸顯影像才是最珍貴的資產。台灣區總經理張義雄笑著說:「我們不只賣相機,幫客人策展,讓他們的作品被看見,客人顯露出的那種感動,溢於言表。」30多年前,張總從專業技術人員出身,因為對影像的熱愛,買下了人生第一台夢幻相機-徠卡。「我是從日本富士Fujifilm訓練出身,在台灣市場深耕多年,2003年,恰好適逢德國徠卡總公司想在台灣尋找代理商,因此開啟了我和徠卡的緣分。」

謙遜、毫無架子,一身黑色西裝,帶著親切的笑容,張義雄總經理盡可能在店裡親自服務每一位貴賓,從技術維修、輸出技術、裱框到家庭音響系統,張總經理如數家珍,毫不吝於分享。在硬體設備之外,最大的興趣是品咖啡。回想起小時候,家裡曾經開過冷飲店,小小年紀的他初次認識何謂「冰咖啡」;後來因為工作時常必須到客戶家中維修、拜訪,開啟了對精品咖啡的認識。「我記得是去一位嘉義客人家,他講究地使用阿里山新鮮採收咖啡豆、經過烘焙、現磨咖啡,尤其是用虹吸式塞封壺煮,瀰漫一室的香味令我印象深刻」。

回憶起童年的記憶,酒精燈火的溫度、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張總為了提供賓客更好的服務,不斷尋尋覓覓一款可以在店內招待客人的咖啡,「我訓練員工沖出好咖啡,緩緩的熱水流讓咖啡發揮最高的品質,台北Leica Store就像家一樣,在這邊可以看見夢想被實現」。因為影像開啟了對音樂的熱情,聲音和視覺同樣是經過五感發揮超越時空與距離的溝通。「我特別喜歡貝多芬- 第5號鋼琴協奏曲『皇帝』,無論是在封閉式還是開放式空間,聽起來都很有立體現場感,雖然是一個人,但是居高臨下的寧靜感,令人沉澱」張總滔滔不絕地分享。

偏好曼特寧的口味,隨著時間與經歷的增長,更加品味純粹與簡單的事物。以客為尊,看似高不可攀的台灣旗艦店徠卡,其實是為擁有夢想與熱血的人所開。昂貴的相機不一定最好,而是按照自己的需求發揮相機最大的功能。如同一杯好咖啡,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心情與回憶,那杯咖啡就是您的專屬享用,簡單而明白。

廣告是遊戲,而咖啡是溫暖的回憶

專訪「戲法 廣告設計有限公司」創辦人吳鴻哲

「廣告這一行吸引我的原因是,可以認識各種不同的人,接觸到五花八門的領域,對我來說工作就是玩樂」外表是典型的創意人,一頭長捲髮、帶著深色膠框眼鏡,實際上卻是三個孩子的爸爸、一個愛家的好男人。吳鴻哲從事廣告設計業超過22年,主要客戶是玩具業,專門負責百貨公司及大賣場的商品及設計陳列。當身邊的朋友一位位西進到大陸,他卻堅持留在台灣,從事深愛的工作,以家庭為重。時常在台灣各地出差工作,每一年固定安排一段只有一個人的旅行,在這段時間沉澱、汲取靈感、找到工作與夢想之間的平衡。

「這一切要感謝我太太,我的三個孩子教育很自由,我常常告訴他們要做自己有興趣的工作,因為不管哪一行工作都很辛苦,但如果是你自己熱愛、自己選擇的,熱情可以撐比較久」吳設計師爽朗地笑說。家中有一系列珍藏的公仔,其中最喜歡的是「蝙蝠俠」,他分析說:「日本版和美國版的畫風不同,我個人是偏好漫畫版啦!」從事玩具業主要服務客戶為外商孩之寶、美泰爾,後者著名產品:風火輪、環球、芭比娃娃、棋盤遊戲、獅子王、蝙蝠俠、UNO、辛普森家庭等。超過15年的玩具業工作經歷,讓吳鴻哲設計師內心永遠住著一個頑皮的孩子。

【跟著我們一起跳躍吧/愛亂想 愛自由/最重要的是 我們很快樂/熱愛跳躍般的思考模式/我們用平常心來看待被批判的可能/一直維持愉悅的心來享受被虐待的痛楚/只希望美麗視覺能充斥這無所遁形的空間/不停轉換腦袋 持續吸收能量/沒有得獎的作品 沒有華而不實的口號/有的只是團隊精神及永遠進步的心/請準備好/讓我們為你創造出無限的可能與想像】「戲法 廣告設計有限公司」官網的自我介紹如此寫著。

吳鴻哲設計師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在台北一家老咖啡廳(當時很時髦)「嵐山」打工,學習到許多咖啡相關知識。「那個時代沒有花式咖啡,也沒有星巴克這些。我們的老闆教會我如何用奶油拉花,讓客人喝到咖啡的底部時,奶油拉花依然維持不變」。偏好哥倫比亞、藍山、巴西較為偏酸口味的咖啡。以後只要有任何機會,多數點一杯哥倫比亞咖啡,當被問到為什麼? 吳鴻哲設計師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第一次接觸的咖啡就是哥倫比亞,一種習慣和信任吧」。

因緣際會接下品咖啡的CIS與包裝設計,時尚精巧的視覺令人眼睛一亮,突出於坊間一般的咖啡包裝。吳鴻哲設計師皺著眉說:「誰說咖啡包裝不可以很潮,我的設計概念是以豆子為出發,所以造型多是圓形和曲線」。和咖啡的緣分不只如此,記得有一年,一個人到大阪旅行,拿著手上的旅遊書想找「假面騎士博物館」。從東京搭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車來到鄉間,穿梭大街小巷卻找不到博物館。疲累與失望之際走進一間家庭式咖啡館,店內只有中年的老闆娘,吧檯上一個安靜煮著咖啡的背影;親切但語言不通,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後來知道博物館搬家了,但是一場美好寧靜的相遇,和晚霞的餘暉始終停留在吳鴻哲設計師心中。對於咖啡總是有溫暖的想像,期待「品咖啡」挖掘更多動人的故事,為每一位珍惜當下的人留下雋永的回憶。

冠軍咖啡烘培師的堅持與浪漫

專訪台灣區冠軍咖啡豆烘焙師 鄭超人(Terra Bella )

台中超過二十年的藝廊咖啡專賣店

位於台中市精誠20街巷內的專業咖啡店,提供最頂級專業的咖啡豆,並依照不同的產地烘培出絕佳的品味,老闆鄭超人擁有二十年以上的咖啡相關經驗,因為愛喝咖啡,而投入了咖啡事業,自己開始研究、烘培。而烘焙過程是需要經驗的累積和精準的火侯才能烘焙出完美的咖啡豆。為了維持咖啡品質,除了自己進購咖啡生豆外,依照客人需求現場烘培,將自己的堅持傳達給喜愛咖啡的老饕。

「台灣客人不太喜歡偏酸,所以厚實的肯亞咖啡最適合。大陸喝咖啡的族群多是金字塔階層,他們喜歡淡雅清甜。而西方重視原味,多採輕烘焙」台灣冠軍烘焙師鄭超人分析笑說。就像台灣茶園一樣,咖啡種植關係到土壤、陽光、水質、海拔和生產地,每一個莊園都有專屬的姓氏、地名和自創的品牌,一杯來自世代承傳莊園的好咖啡,帶給您一段美好的享受時光。

美食和烘培 異曲同工

小時候因為家裡經商,時常跟著父親四處應酬,長年受到精緻美食的薰陶,不知不覺培養挑剔的味覺和美學品味。鄭超人說:「面對琳瑯滿目的食物和菜單,我堅信誠實是唯一可以永續經營的一條路」,喜愛料理,烘蛋時不自覺將鍋裡的食材和咖啡豆相擬,受熱的原理環環相扣。曾經熱愛骨董、電影、重機、登山,現在最快樂的事卻是「發呆」(笑)。TerraBella經營超過二十年,培育的咖啡人才不計其數,甚至中國內地咖啡店老闆也來拜師學藝。

個人偏好中南美洲的「卡杜拉」 (caturra),「我喜歡那種偏奶油香帶有清淡花香系的味道」自認烘培態度擇善固執,近工程師般地不講情面,但卻在咖啡的世界中多了其他人少有的浪漫情調。「手感」、「瞭解咖啡豆」、「找到和咖啡之間的關係」是鄭超人異於一般烘培師的獨特風格。

雋永的低調純粹

全球咖啡歷經許多波的轉變,成為現代的顯學,然而TerraBella念念不忘第二波咖啡革命的創始動力,那是一個開始專注「品質」的時代。不同於工業咖啡,

開始講究咖啡的品種、產地的風土、海拔高低、緯度、產製的手法、烘焙的程度等,並建立了一套品評標準,讓咖啡的世界充滿了魔力和魅力。即便到了現在,時代已經翻轉過好幾輪替,經典、古典、雋永、亙遠流長的咖啡豆,依然是鄭超人心中的最愛。

不旅行的時候,鄭超人喜歡待在店裡,和客人、朋友、老饕或是後輩聊聊咖啡,偶爾回味但持續探索,咖啡變化萬千的迷人風味。